今天发生了一件不太舒服的事情. 午饭时在食堂排队买饭的时候, 由于就餐高峰期, 人很多, 队伍排到了门口. 我刚好在队伍中间, 考虑到别人要频繁借过, 因此我与前面的人保持了较宽的距离.

但也正因如此, 一个肥头圆脸大脑袋的中年男人, 站在了这中间不走了, 换句话, 我被插队了.

我看到了, 但是我只是继续看自己的小说, 也没计较这件事. 实际上, 我完全没了看小说的兴致, 尽管我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但心里就是很不痛快. 而且我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尴尬处境.

如果我直接拍他肩膀, 说道: 别插队, 到后面去. 此后他会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回答我,我就没法猜到了. 而且说不定还想打我一顿, 这也是有可能的. 我可以说我不是胆小怕事, 只是随和宽容, 不和他计较. 显然这是假话, 如果是真是的无所谓不和人计较, 就不会心里不痛快了. 如果我是这样想的话, 沉默就成了怯懦的一种. 而怯懦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这似乎完全是件小事, 犯不着写篇文章小题大做, 插队而已嘛, 多等几秒而已罢,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了. 这是中国的人的通病.但我心里完全不是滋味, 因为我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道理: 我是社会的一份子, 那这社会的弊病也有我的一部分责任. 从这个意义上, 我虽然没插队过, 但因为我纵容了他, 助长了社会的不良风气. 也正因为我纵容了他, 他下次还会插别人的队. 换句话说, 他是不良行为的实施者, 我是帮凶. 这弊病源自于他们, 也源自于我.

但我要比他更可恶一些, 因为我的责任更大一些, 我是受过教育的人, 是父母和国家花了钱的, 但我这书读了却和没读没什么区别–既没学会追求真理, 也没学会奉献社会, 这下子连做人的准则也失去了.我想起了前段时间新闻上坠江的公交事件, 车上几十个保持沉默和旁观的乘客. 我想如果我在车上, 我可能也是其中的一员. 用沉默的方式葬送了全车人的生命, 其中还包括孩子. 这样一想, 我简直是罪人, 不可饶恕, 我之所以没人骂我, 只是因为没让我碰到这种事罢了.

我忏悔, 对于社会的不良风气, 我是间接的帮凶, 也难辞其咎.一个人连站出来反对的勇气都没有, 那他也是不明事理的. 当然忏悔之后要拿出解决办法, 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哪怕要被人打一顿或者丢了性命, 无论如何, 我也要上去和他论个是非, 叫他滚到后面去. 不必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