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文集》的编译出版与作为意识形态象征的爱因斯坦–刘兵

在原来许良英为周培源起草的《爱因斯坦文集》序言的草稿中,曾有爱因斯坦是“人类科学史和思想史上一颗明亮的巨星”的说法。看校样时,这一说法被编辑室负责人删去,理由是,马克思之后,资产阶级已经没有思想家。

如今的年代看文革时期的历史觉得讽刺;可能若干年后的中国人再回看现在的社会一样觉得讽刺。与过去相比,我们国家如今对书籍出版刊物的管制是宽松了不少,但仍然处于一种“苛政”的状态——不论是书籍审查还是互联网封锁。

2021-10-21

青年报与朱清时的采访

朱清时有些观念还是天真了些,是个好老师。可惜,社会和人不是他想的那样简单。人人都为了钱财名利,想要改革免不了就会触动别人的利益,所以校长都当不下去了。“如果我能努力改变自己,也许当校长的时候就更能团结人,更能够带领大家,把学校改变得更好”,这和朱校长改不改变自己没有关系。为什么毛泽东能够团结共产党?根本原因不是因为他能团结人,是在于人们的目标本身就一致:一起推翻地主和军阀的利益。就算毛泽东没站出来,总会有别的中国人可以站出来。如果一开始就互相彼此勾心斗角,这样的团体,不到几天就解散了。当校长可不是“打土豪,分土地”这样的目标一致,朱校长一改动,触动的各方利益就多了。你的改革,既想要不触动别人的利益,又想要改革成功,在中国,很难。上一个这么做的是光绪皇帝,他想要效仿英国搞君主立宪制,后来结局是被慈禧软禁了,连皇帝都没得做。手中无绝对的权力,又怎会改革成功呢?皇帝要想改革,就要手握兵权;校长要想改革,高校就要先有绝对的自主权。这两件事的道理并无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