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好文

投资理念

  • 我们的这批Grahan-and-Dodd的投资者们,当然也不会去关心一些诸如beta、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ovariance in return等等的参数。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可能连这些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关心两个数字:价格和价值。 –巴菲特经典演讲:格雷厄姆和多德都市里的超级投资者
  • 快乐生活很简单,首要原则是低期望值。这是你可以轻松做到的,如果你有不切实际的期望,那么你一生都会很痛苦。我擅长于降低期望,这对我很有帮助。–芒格:2021 Daily Journal年会记录
  • 我觉得我有一个好性格。当我听到一个好想法的时候,我会很快去掌握它,实践它,把它用在日后的生活里。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没有好的学习方法,就算有一些成绩,最后也很难取得成功。–芒格
  • 即使你是一个略高于平均水平的投资者,在你的一生中花的比赚的少,如果你有耐心,你一定会变得富有。来源:Pabrai与沃伦·巴菲特的午餐
  • 当我出售一些持仓时,很多时候会是以清仓的形式:我们不会减持,这不是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如果我们喜欢一家企业,我们会尽可能多地收购它,并尽可能长时间地持有。当我们改变主意时,我们不会采取折衷措施。–2020-05-03克希尔·哈撒韦线上股东会
  • 每个男孩都应该拥有两样东西:一只狗和一个让他拥有一只狗的母亲。让狗教男孩忠诚、毅力,并且在躺下之前赚三圈。–罗伯特·本奇利(Robert Benchley)

研究与观察

投资案例

  1. Rick Guerin,从1965年到1983年,19年收益222倍,年化收益32.9%。2008年,印度裔的价值投资者帕伯莱( Mohnish Pabrai, 经营 Pabrai Investment Funds 的基金经理), 他和盖伊联手拍下了与沃伦·巴菲特的午餐。帕伯莱在午餐时间,他抛出了这个问题——“Rick Guerin怎么了?”。在 2013年1月3日接受 The Motley Fool采访时,帕伯莱谈到巴菲特对他的问题的回答:“我最近见过瑞克,但他从地图上消失了,所以我问沃伦,你和瑞克有联系吗,瑞克怎么了?沃伦说,是的,他和他有很多联系。他说,查理和我一直都知道你会变得非常富有。他说,我们并不急于致富;我们知道它会发生。他说,瑞克和我们一样聪明,但他很着急。所以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其中一些是公开的——是在73年、74年的经济低迷时期,瑞克被保证金贷款所利用。在那两年里,股市下跌了近70%,所以他接到了追加保证金通知,他把他的伯克希尔股票卖给了沃伦。沃伦实际上说,我以每股不到 40 美元的价格购买了Rick的伯克希尔股票,因此Rick被迫以每股 40美元的价格出售股票,因为他被杠杆化了。然后沃伦更进一步。他说,如果你是一个稍微高于平均水平的投资者,花钱比挣钱少,在一生中,你不可能不变得非常富有”。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促进即时满足的社会中,但有时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投资者,您需要耐心和时间。NOBODY TALKS ABOUT RICK ANYMORE?文章中,Justin Vossen点评到:“正如巴菲特在与帕伯莱谈话中所指出的那样,正是杠杆作用迫使这笔交易出售,并加剧了他的投资合伙公司的亏损。这违反了投资的一条关键原则——在你想卖股票时卖出,而不是你不得不卖时卖出(sell equities when you want to and not when you have to)。其次,盖林的基金在两年(1973-1974)里累计下跌62%,期间标普500跌幅为37%,这样的跌幅无疑是灾难性的。虽然后来明显恢复了净值,但许多投资者和合伙人可能也像巴菲特和芒格那样失去了信心。除了金钱上的损失,盖林更大的损失可能是失去了巴菲特和芒格的信任。盖林在上世纪80年代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再也没有与巴菲特或芒格合作过”。–链接案例研究:Rick Guerin 的陨落

  2. 2020年上半年,巴菲特“割肉”航空股。逻辑是:a. 疫情改变了人们的旅行预期,即便后面疫情恢复,出行的预期也下降了。b.疫情几年的航空公司欠下的债务,可能需要疫情结束之后未来十年的利润去偿还。

芒格

面对市场疯狂应该静观其变,而不是加入赌局

问:谢谢芒格,第一个问题来自麦克·王(Michael Wang),他的问题是,你在今年的股东信中提到今年的股价上涨主要是由于市场投机热潮,那是不是可以认为目前全市场也处于这种投机狂热之中?这种市场行为意味着什么?投资者该如何应对这种阶段性的市场狂热?

芒格:这种疯狂的繁荣景象在市场经济下时有发生,在互联网泡沫时期,硅谷的房租也随之暴涨,但是短短几个月之后,三分之一的办公室人去楼空。

在我数十年的投资生涯中见证了太多这样的情况,我的应对方式就是静观其变——这也正是股东应该采取的方式,但是很多股东会拥向人群,购买股票,加入狂欢,甚至不惜加杠杆,因为他们不想错过上涨。这种投资方式自然是十分危险的,我认为股东们应该更加理性,而不是想要追涨而去买入——这和赌博没什么两样。对于赌博,就像一首诗的结尾所说的:“你应该学会克制,但我知道你不会听从我的建议。”

来源:2021 Daily Journal年会记录

最强大的公司在中国

问:过去您把价值投资者比作一群鳕鱼的钓鱼者,他们在不同池塘钓鱼。你也说过长期而言,公司的资本回报率(ROIC)与投资者的投资收益率趋近。考虑到美国一些最优秀的企业,我们是否应该把时间用于在美国钓鱼?你如何权衡赛马的实力(ROIC)与赛马的赔率(估值)?

答:两者都重要。如果你努力获取比你付出的价格更好的公司前景,那么这种意义上的所有投资都是价值投资。关于投资地点,你不可能一次一网打击,所以你不得不建立某种选择钓鱼地点的体系,但要牢记所有的投资中你追寻的都是企业价值。

让我感到有趣的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最强大的公司不在美国。很多中国公司比美国公司更强大,而且增速更快。我投资了一些,而你没有。我对了而你错了。你可以一笑置之,但我只是讲出了一个简单的真理。

李录是这全屋子里面最成功的投资者。他在哪里投资?中国!他实在是个机智的小伙。你应该知道去哪个猎场打猎,这非常重要。我有一个钓鱼的朋友。他的规则很简单,去有鱼的地方钓鱼,去有便宜货的地方钓鱼。

对中国的看法

我猜如果中国完全照搬英国的现代化模式,它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因为他们当时处境是那么严峻,中国的贫困人口也非常巨大,因此他们需要采取极端措施来改善他们所处的情况。所以我认为中国这些年的路线对他们来说大概率是正确的,我们也不应该自大地对中国横加指责,教他们像我们一样做。

我觉得中国调控经济的方法非常精明,比我们做的好多了,他们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我觉得这样的趋势会持续下去。

对于达里奥关心的贫富差距加大问题,芒格指出,这并不是政策制定者的目的,而是经济刺激政策的副产物。

来源:2021 Daily Journal年会记录

红杉资本

“和红杉擅长投资初创企业不同,我和沃伦更擅长投资成熟产业。红杉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风险投资机构。他们非常擅长早期投资。我是绝对不会选择和红杉竞争的,他们比我们强太多。”

在被后续提问为什么认为红杉是最好的投资公司时,芒格回应:

“总体上来说,我是不会同红杉去竞争的。在和李录一起投资比亚迪的时候,有人认为我们和红杉的业务有些接近了,但那时候比亚迪已经不是一个初创公司了,虽然它那时候体量不大,买他们股票的人也不多。这其实是我们在公开市场上做的一个风投式的投资。除了那次以外,我不会去涉足红杉的业务范围,因为他们比我们做得好得多。我对他们做投资的方式并不太了解。”

来源:2021 Daily Journal年会记录

风险投资和软件

我不觉得风险投资对软件公司的支持很漂亮,因为它太多了,而且在追随高价等方面存在一些可悲的过度。

几乎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家里都有从事软件方面的人。我家里有两个人从事私募股权,私募股权已经增长到数万亿美元。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发展,因为有很多促销和疯狂购买。这就是我所说的以费用为导向的购买,其中大部分是人们购买东西为了获取费用。

作为所有者,我并没有考虑在此过程中收取费用,因此所有这些以费用为导向的购买让我感到非常紧张

每当他们(私募基金)成功时,他们就会筹集到比上一次大两倍的基金,并在更多交易中投入更多资金。当然,有了更多的钱和更多的开销,对费用的需求就结束了。但这个世界会为所有这些人提供美妙的结果吗?答案是否定的,不会。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悲剧。

过去在风险投资方面做得好的人是红杉的客户,红杉是地球历史上最好的风险投资公司之一。但是没有那么多红杉。红杉有如此出色的记录,因为它一直保持小规模,现在每个人都在努力做大,做大做强,雇佣越来越多的人,收取越来越多的费用。这很奇怪,而且它不会完美地工作。

我试图为你提供我的哈佛法学老教授给我的同样服务,他说:“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我会尽力让你更难”。顺便说一句,告诉我这件事的人是在帮我一个忙。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我有这样一句话:“一个彻底理解的问题就解决了一半”——很难很好地理解它。

来源:2020 Daily Journal年会记录

科技股的泡沫

问:1970年代我们有过漂亮50,现在的科技股是否也处于同样的情况?

答:漂亮50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在疯狂的顶点,一个家用缝纫机公司估值50倍PE,我们现在还没那么疯狂。如今的科技公司是很有价值的公司,也许价格有点过高,但是科技公司不会像家用缝纫机公司那样垮掉。当年的漂亮50是真的疯狂。

个人看法

在白酒、食品饮料、家电这些日常消费领域的投资仍然有利可图,但这些与中国正在崛起的高端制造产业相比,则不那么具有投资吸引力。因此我专注于投资中国的高端制造业。所有高端制造产业中我最偏爱能源产业,因为能源是工业的基础,清洁能源是人类的未来。

财联社5月23日电,小鹏汽车一季度营收74.5亿元,同比增长152.6%;第一季度净亏损17.0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7.87亿元;预计第二季度交付量3.10万至3.40万辆。小鹏汽车一季度车辆交付量达到34561辆,同比增长159%。

最优质的企业是业绩高速增长且可持续的企业,其次好的企业是业绩基本稳定可持续增长的企业。中国的高端制造业处于发展阶段,在其中可找到「最优质企业」;在传统的消费领域则到处是「优质企业」,这得益于我们的人口基数大和消费活力高。

「赛道股」,它的另一个意思是「中国高端制造业」,这两个意思完全等价。之所以中国股市会出现这个概念,是因为中国经济正在从「人口密集型」转向「技术密集型」,这些公司以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取得了不错的利润,在竞争中遥遥领先。

做多中国经济,做多中国的资本市场。这是因为中国人勤劳苦干,加上政府不错的执行力和领导力,所以中国的经济和资本市场总能保持很好的活力。如果将来哪天我的投资会取得不错的回报,不见得是因为我的个人才能,只是因为我选择了做多中国从而赶上了时代的列车。

很多估值高的股票,这些公司自身的成长速度也很快,其高速成长的业绩很快就能“追平”它的估值泡沫。用PE等这些指标来选股不太合理的地方在于:这些指标均是静态指标,而公司是动态成长的。要以发展的眼光去看待事物。2022年5月21日。

不能借钱买股票,因为一旦这么做了就会有偿还债务的压力。压力会导致心态发生变化,过于急功近利,从而造成亏损。

用月K去判断股价是昂贵还是便宜,只适合业绩稳定的消费股,不是适合成长股。比如,看腾讯或茅台的月K能看出股票价格是低估还是高估,但用这种静态指标去看比亚迪这类公司就非常不适合了,因为它的业绩增速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