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谈谈我的信仰,它的组成被分解成这些部分:关于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人生观

Cogito, ergo sum –笛卡尔

笛卡尔这句话翻译过来是:“我想,所以我是”(旧译为“我思故我在”)。我相信,思想几乎是一个人的全部。笛卡尔在他的《谈谈方法》里继续写道:

把我的一生用来培育我的理性,按照我所规定的那种方法尽全力增进我对真理的认识

我和他的人生理想极其相似,我希望自己可以成长为一个更聪明、更理性的人。如果人生可以不断进步,就会有无穷的幸福和快乐。

价值观

一个人除了作品,其他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卡尔维诺

“人们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标——财产、虚荣、奢侈的生活——我总觉得都是可鄙的”。– 爱因斯坦,What I belive.

我对权力没有兴趣,对钱有一些兴趣,但也不愿为它去受罪——做我想做的事(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写小说),并且把它做好,这就是我的目标。– 王小波,《工作与人生》

一个具有思想天赋的人除了个人生活之外,还过着另一种精神的生活,精神的生活逐渐成为他的唯一目标,而个人生活只是实现自己目标的一种手段而已。但对于芸芸众生来说,只有这一浅薄人、空虚和充满烦恼ide存在才必然是生活的目标…与这种精神生活相比,那种纯粹以追求个人自身安逸为目标的实际生活则显得可悲——这种生活增加的只是长度而不是深度。– 叔本华,《人生的智慧》

Donald Knuth在采访里提到:”一旦可以吃饱和拥有一个不错的房子,就该去思考能为别人做些什么,对社会和企业能做出什么贡献”。

以上这些人,他们完整说出了我的价值观。如果用一句话概括这种想法:金钱不是我甘愿为之努力奋斗的事物,只有工作是我存在唯一的人生价值。其次我也希望自己的工作不仅让自己获得乐趣,也希望能够对社会有益。至于Knuth提到拥有一个“不错的房子”,我需要一个房子固定的住下来。只是在这个高房价的国情下,为一个房子要付出太多时间和精力,个人又无法拥有一块地。然而时间是最宝贵的东西,如果要我用大量的自由时间换取房产,我选择放弃。

世界观

卡尔维诺:

“一个人坚定地保持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的不方便,不论是对他还是对别人,都是有益的。”

“为了与他人真正在一起 ,唯一的出路是与人相疏离,他在生命的每时每刻都顽固地为自己和他们坚持那种不方便的特立独行和离群索居。“

爱因斯坦:

“在所有这些关系面前,我总是感觉到有一定距离并且需要保持孤独——而这种感受正与年俱增。人们会清楚地发觉,同别人的相互了解和协调一致是有限度的,但这不足惋惜。这样的人无疑有点失去他的天真无邪和无忧无虑的心境;但另一方面,他却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不为别人的意见、习惯和判断所左右,并且能够不受诱惑要去把他的内心平衡在这样一些不可靠的基础之上”。

”我每天上百次地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依靠着别人(包括生者和死者)的劳动,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分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着的东西“。

在我看来,在人生的画卷中真正有价值的不是政治上的国家,而是有创造力的、有知觉力的个体,那种与众不同的个性;唯独它创造出了高贵和崇高,而群众则是在思想上麻木,在情感上也麻木“。

我引用了这些话,因为我完全赞同这些看法。

社会关系

对于同他人的关系,我总觉得自己与他人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独善其身,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会知道:即便一个人躲进深山老林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倘若战争爆发,某些不道德的国家丢下了几枚原子弹,那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人都无法幸免于难。人类个体的命运总是息息相关,很难独善其身。因此我要求自己在公共利益的问题上要尽可能考虑到他人。但是在另一方面,我又抵触与他人的直接接触和反感无聊的社会交际。

更多:我眼中的社会关系


链接:

2021-12-26